读秦观《鹊桥仙》有感

 读秦观《鹊桥仙》有感 篇1

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”

离别与欢聚,这是一对相依为命的生死冤家。没有别前的依依不舍,别时的柔肠寸断,别后的苦苦相思,也就没有对相聚的企盼和相聚时洒泪而欢。可是,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:凡是夫妻、恋人离别,都异常悲苦,凡朋友分别则多半豪迈,作旁观者时,便显得轻易而潇洒和超然。

于是,我便这样认为:自己别离都是痛苦的,别人别离则未必痛苦,因为与我无关嘛。

下面,我们就拿高二语文第一单元的几首与离别有关的诗词作品来说吧。

先看《迢迢牵牛星》中牛郎织女: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 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 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 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? 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”牛郎织女一年一聚,会短离长,织女思念丈夫而“泣涕零如雨”,无心工作“终日不成章”。她与牛郎隔着银河,可望而不可及,“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”,千种柔情,无以表述;万般牵挂,不能转达。此中痛苦,凡天下有情人,均可感同身受。——此为切身之痛啊。

柳永的《雨霖铃》一词,将情人分别之痛苦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别离时,自己是“都门帐饮无绪”,因为酒入愁肠,难免要化为相思泪,但是,别是难免的,就借酒浇愁吧。想到别后的孤苦与寂寞,“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”,前路茫茫,何处是个尽头?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,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!”怎不让人悲从中来?因为眼见着这一去,就孑然一身了,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”,谁来安慰我?谁来陪伴我?如此凄凉,如此孤独,如此寂寞,怎能不让人悲痛欲绝?随着别离时刻的逼近,词人越来越痛苦,执手相看,泪眼婆娑,“竟无语凝咽”,千言万语涌上心头,就是不知从何说起,只让那不听话的眼泪尽情地流吧——因为“多情自古伤离别”,更那堪在这“冷落清秋节。”——这种痛苦只有当事者才能感觉得到啊。

同样,秦观在《鹊桥仙》也写到了别离,牛郎织女经过一年漫长的等待,“银汉迢迢暗渡”,终于在金风玉露的七月七日鹊桥相会了,一刻千金,可以想象他们是何等珍惜这短暂的欢聚。欢乐嫌夜短,看看天将黎明,鹊桥将散,分离的时刻又来临,“柔情似水,佳期若梦”,这是何等难舍难分,“忍顾鹊桥归路”,从一个“忍”字,我们可以看出那别离的悲苦,这也是当事人才有的呀。然而,词人到此说出了一句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,只要两情长久,这种“金风玉露一相逢”的日子,就可以千年万载地过下去,多么浪漫啊,因而“便胜却人间无数”,比起人间来不知要好出多少倍?真是潇洒!

可是,如果他秦观亲身经历别离时,会怎样呢?请看:“驿寄梅花﹐鱼传尺素﹐砌成此恨无重数。”(《踏莎行》)这是别后通书信之时;“佳会阻,离情正乱,频梦扬州”(《梦杨州》),做梦都在想着相聚;“未知安否,一向无消息”总是牵肠挂肚;“西城杨柳弄春柔。动离忧,泪难收。犹记多情,曾为系归舟。”“便做春江都是泪,流不尽,许多愁。”(《江城子》三之一)一样是伤心断肠;“游蝶困,乳莺啼。怨春春怎知。日长早被酒禁持。那堪更别离。”(《阮郎归》(四之一)同样是借酒浇愁!

如此说来,天下无论何人,当与别离遭遇时,都难以真正地超然物外,让自己潇洒起来,因为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,迷就迷在它“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”说别人的话容易,说自己的话就难上加难!

  读秦观《鹊桥仙》有感 篇2

很偶然地打开一个网页,看到了宋人秦观写的那首千古永留的《鹊桥仙》。此诗当然不会是第一次阅读,但,恰好近日心情有别,再读此诗,不免感慨良多,不吐不快。于是,就随手又在键盘上击打了起来。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秦观的这首《鹊桥仙》,写的是留传千古的牛郎、织女的爱情故事。词的上片,以简洁的笔调,写出了他们七七佳期相会的盛景。词的下片,则以浓墨重彩,写出了他们依依惜别,将爱永存心间的忠贞。作者将抒情、写景、议论融为一体。

意境新颖。牛郎、织女被王母强行隔开后,一年才有一次鹊桥相会。词人既没有慨叹他们聚少离多,更没有抒发缭绕于胸的脉脉相思。而是自出机抒,将笔锋定格在歌颂坚贞不渝、诚挚不欺的爱情上。

匠心独具。宋时多数人对爱情的看法,就是两情相慕,必形影不离,分分相爱,秒秒相亲。而秦观却否定了这种朝欢暮乐的庸俗生活,他要倡导与歌颂的,是天长地久的忠贞爱情。这不能不说是难能可贵的。

独辟蹊径。起句的“纤云弄巧”,以轻柔多姿,优美巧妙的云彩,来显示织女手艺的精巧绝伦。然而,就是这样美丽多才多艺的仙女,却不能如己心愿,与相爱的'人共渡美好生活。那飞驰长空的流星,也因为看到他们的离愁别恨,伤悲而坠。以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的感慨,至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为结,以字字珠玑、落地金石的警策之语,宣扬了人间爱情的真谛,使词让人读来余味隽永。正因为人们心中都渴望,能拥有这样的爱情,才使得这首词能流传久远,历久而不衰。

悠悠千古,无论是人间,还是仙境。何处不是在为情痴,为情狂?天上人间,何时听不到“情到深处人孤独,自古多情伤离别”的感叹。人非草木,仙孰能无情。朗朗乾坤,怎一个“情”字了得。

现实中,因为情苦,演绎出多少潸然泪下的故事。网络里,因为情累,写下了无数悲伤哀怨的文章。一个“情”字,多少男女立过:“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”的誓言。一个“情”字,多少男女发出:“五百年佛前青灯相伴,怎就求得个擦肩而过”的感叹。

不管是誓言也好,还是感叹也罢,不管是现实世界,还是虚假世界的爱情。相互信任,相互理解,相互宽容,都应当是首位的。虽然爱情是一种深刻在心尖上的情感,但你如果太在乎,太在意,就很容易心生猜忌与疑虑,也许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都会胡思乱想,而使其变的面目全非,最终必然导致情恨,情伤,情亡的结局。

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就是告诉人们,相爱的男女,不能像藤蔓与树一般,相互依附、彼此寄生、时时缠绕。而是要在深厚感情基础之上,彼此给对方保留一个宽松的空间,同时保有自身人格的相对独立。

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心意的相通,心灵的默契,彼此在快乐的氛围中,深深地眷恋着对方。只有这样才能共享,你幸福着我的牵挂,我沉醉于你的柔情。一起搜寻属于彼此的时空,一起数着只为彼此的心跳,为对方的忧伤而忧伤,为对方的快乐而快乐,这种至情至信的爱情境界。

茫茫人海,匆匆苍生,相逢相遇,离合悲欢,都是当以珍藏的情缘。当岁月在我们额头刻满沟痕,当今天成为久远的往事,只要保有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信念,笔尖流淌出的,就定然是永恒的思念。

版权声明:故事君 发表于 2022年3月24日 pm1:04。
转载请注明:读秦观《鹊桥仙》有感 | 立刻杂货铺

相关文章